冬至的餃子

2020-12-21 09:18:36  來源:四方快遞電話網—各界導報  


[摘要]  小時候,一進入冬季,我們就盼着冬至那天香噴噴的餃子。...

  母親還會在餃子裏面包硬幣,據説吃出硬幣的人一定是當年最幸運的人。母親通常會“作弊”地在包着硬幣的餃子上做記號,然後每人的碗裏都會舀一個。

  很多年後,我經常會想起母親看着我們姐弟吃到硬幣時一臉滿足的神情

  □ 魏青鋒

  小時候,一進入冬季,我們就盼着冬至那天香噴噴的餃子。

  “冬至餃子,夏至面”。每年到冬至,母親都要刨開花圃裏壅着土的一排白蘿蔔,數了又數,最後取幾個出來,其他的還要留着春節包餃子燉湯用。隨後,母親將蘿蔔洗乾淨,在板擦上擦成細絲狀,開水泡軟的粉條就和蘿蔔絲混在一起,切面刀在案板上快速地起落,滿屋子都是“咣咣咣”的響聲,不一會兒,香噴噴的餃子餡就做好了。在等父親的當兒,我不時偷捏一點兒餡料塞到嘴裏,然後在姐姐大聲的嗔責聲中蹦跳着跑遠了。

  天空中飄起了零星的雪花,我們都在等父親下班回家。父親在鎮裏的磚窯廠上班,每年冬至,磚窯廠都要結清一年的工錢,隨後開始放春節假。雪花在空中簌簌落落,像翩翩起舞的白蝴蝶,有幾朵落在棉衣袖子上,好晶瑩透亮的五角星呀!想湊近再看仔細點,卻被呼出的熱氣融化了。

  有幾隻麻雀在梧桐樹的枯枝間跳躍着,偶爾嘰嘰喳喳地叫。我忽然來了興致,跑回家拿出篩子,又拿了一截短木棍和一條長繩子,在雪地上掃了一片空地,支起了篩子,再回屋從糧罐裏抓了一把苞谷糝撒在篩子下面,遠遠地躲在門檻後面牽着繩子,焦急地望着在樹上、柴垛上、半截土牆上跳來跳去的幾隻灰麻雀。終於有兩隻麻雀落在了地上,往篩子的方向跳躍着。雪地上一堆凌亂的細爪印,兩隻麻雀馬上就要跳進篩子底了,我緊張地屏住了呼吸。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吱呀”一聲大門被推開了,戴着火車頭帽子的父親推門進來。

  “爸,”我急得跳了起來,“你把我的麻雀嚇跑……”正要發作的我猛然看到父親手裏提着的一吊五花肉和肩上扛着的面袋子,急忙接了父親的肉提在手裏,歡呼着一陣風似的跑進屋子。本來這一吊肉是過年吃的,父親看着我們姐弟三個眼巴巴的饞樣,就跟母親商量着砍了一綹下來,剁成肉末,攪進了之前的蘿蔔粉條餡料裏。

  父親端了小圓桌到炕上。我們都圍着小圓桌,父親和麪、擀餃子皮,我們姐弟仨跟着母親包餃子。院子裏起了風,雪似乎也大了起來,風捲着雪花,不斷地拍打着窗格子上的塑料紙,發出“啪啪”的聲響。我舀一勺子餡料,對摺餃子皮,兩隻佈滿凍瘡的小手緊捏邊沿,也學着大人的樣子包餃子,可因為力氣小,包好的餃子隔會兒就張開了口。母親就笑了:“你看看,餃子都張開嘴笑你們呢!”每個餃子母親都要重新捏合一遍。等到包好一箅子,母親就先去生火燒水。頭鍋餃子下到鍋裏,不一會兒就翻滾起來,空氣中溢滿了餃子的香味。

  “一九二九,閉門不走;三九四九,凍破石頭;五九冰凍開,六九燕子來……”這是母親從小教給我們的冬天歌,我們也知道從冬至這天開始,一年最冷的時間就開始了。母親還説:“冬至不端餃子碗,凍掉耳朵沒人管。”所以,當我們端着餃子碗時,就彷彿在心裏多了一份敬畏。然後,我們又開始扳着手指頭,盼望着又一場餃子盛宴,那無疑是除夕的餃子了。

  除夕那天,母親還會在每個餃子裏面包硬幣,據説吃出硬幣的人一定是當年最幸運的人。母親通常會“作弊”地在包着硬幣的餃子上做記號,然後每人的碗裏都會舀一個。

  很多年後,我經常會想起母親看着我們姐弟吃到硬幣時一臉滿足的神情,那些用料簡單、熱氣騰騰的蘿蔔餡餃子,飽含着母親對兒女深深的愛。

編輯: 張潔

相關熱詞: 冬至 餃子
分享到:

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繫我們。電話:029-63903870

本網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版權均屬四方快遞電話網所有,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四方快遞電話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陝ICP備13008241號-1